ICT教學開懷篇(93) – 停課不停學心法 (廿五) – 電子學習第一大忌 – 「曬冷」

面對🤫🤫肺炎,香江一月末至今,復課無期,大官府似乎熱衷於「限聚」和「拍門」,教育小官府廿年不變,在這類時間,就會推教城這個擋箭牌出來,好像用「電子學習」能夠解決停課的教學,不同講座,不同學校,不同老師推銷(比人鬧都要講,係推銷)不同的電子學習工具,不懂篩選的老師,學晒又用晒,終於出現以下的現象:

電子學習第一大忌就是 – 忌「曬冷」。

直播課堂中,只懂狂曬十數個電子學習工具,背後沒有紮實的教學法,幫助螢幕另一端的學生投入學習,此等「曬冷」,恐怕只是老師「自 high 」及「自我中心」的教學修養。

電子學習前線系列 e-learning in HK (12) – 從美國2019年教育趨勢資訊圖 (infographics) 自省

自1999年起,iGardener 老師的筆耕都是以面向 ICT 師生為己任,探討IT如何改善教育,不是凌駕教育或hijack 教育。

轉眼已 2019年了,全球 IT教育過程重大變化是有目共睹,香港官府廿年只懂一招 – 派短期錢給學校「買嘢」;香港老師又被模造到「無錢就做唔到嘢,有錢就$49800(香港vendor 你懂的!)財散人安樂」,其實改變教育是否一定需要錢嗎?

以下是2019年美國人角度的重要教育趨勢,他們以前無法想像的教學設備及活動,已成今天教育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他們亦關注到反思老師的角色。

最大影響是使用 VRW 進行遠程學習,讓學生在課室裡飛到其他國家。

學生能夠從他們的課室出發,遊覽亞馬遜叢林、珠穆朗瑪峰和南極洲。

大家 「 知彼才知己」,不要期望本地的「不須問責高官」帶來學生教育上的幸福,改變由站在前線的自己開始吧,共勉之!

Source: https://www.paperhelp.org

電子學習前線系列 e-learning in HK (11) – 解構「不足一半香港教師數碼知識表現合格」之謎(下)

十數年來,iGardener 老師的文章都是以面向 ICT 師生為己任,可能是我的園丁性格使然,默默深耕,不懂個人出位,不求網絡 impact factor 及 noise 。

偶而發表個人意見,卻會無心插柳,在香港學界小圈子引起一些共鳴,點解?因為我仍然站在電子學習的前線囉!

例如上月發表的文章 電子學習前線系列 e-learning in HK (10) – 解構「不足一半香港教師數碼知識表現合格」之謎(上),早上網誌發表後,瀏覽次數及facebook 分享比平時倍增,回響甚大。

Continue reading 電子學習前線系列 e-learning in HK (11) – 解構「不足一半香港教師數碼知識表現合格」之謎(下)

電子學習前線系列 e-learning in HK (10) – 解構「不足一半香港教師數碼知識表現合格」之謎(上)

1997年回歸後,時任董姓特首已銳意推動香港數碼發展,除了拍板興建豪宅貝沙灣數碼港外,更「雷厲風行」推動資訊科技教育政策

-> 由全民學校 ED1,2,3 到 ITED4;

-> 由全民教師 BIT 到 AIT;

-> 由全民學生喪學 Flash 到全民學生喪玩 STEM,

廿年過去,歷盡三四個特首朝代,電子學習成果如何?

大家看看剛剛由 Fujitsu 公佈的《The Road to Digital Learning》* 研究報告的發現吧!

研究結果指僅有少於一半的學生或教師在數碼知識方面,表現「優異」或「良好」。

1. Fujitsu The Road to Digital Learning》研究報告可信嗎?

Source: fujitsu.com

  • 調查由獨立研究機構進行
  • 2017 年 3 月及 4 月
  • 以電話和面談的形式進行
  • 訪問了 600餘受訪者
    • 澳洲、德國、香港、印尼、泰國、英國和美國共 7 個國家
    • 公立及私立小學、中學及大學/專上教育機構
  • 訪問教育機構的 IT 領導者
    • 數碼方面的願景
    • 面臨的挑戰
    • 面臨的機遇
    • IT支出的優先次序

2. Fujitsu The Road to Digital Learning》研究報告結果如何?

  1. 數碼化正在推動教育界深度轉型中
  2. 大部份小學、中學和大學正努力準備迎接這轉變
  3. 電子教學基礎的三個重要元素包括:
    • 適當的連接
    • 安全的網絡
    • 簡單且健全的設備
  4. 94% 在香港擁有領導團隊的教育機構專注於電子教學,當中:
    • 90% 的受訪者投放資源於無線網絡
    • 82% 投資於二合一的設備或手提電腦
    • 79% 則投資於平板電腦
  5. 調查結果顯示,電子教學在香港漸趨重要,工作重點是網絡連接、設備購置和資訊保安
  6. 值得學界警惕的是:
    • 66% 的受訪者關注資訊科技的資源有限
    • 少於50%的學生或教師在數碼知識方面表現「優異」或「良好」。

3. iGardener 老師的前線看法

iGardener 老師經歷過不同年代的 IT 教育發展,見過不少真心或假意的IT高人,對此報告結果自然不表意外。

今天且不討論第四點硬件部份,先談談「人件」教師方面,近日有媒體用 《反映未來香港 IT 發展?不足一半教師在數碼知識方面表現合格!》 作為標題,我的前線經驗告訴自己,絕對不是!

教師在數碼知識方面不止表現合格,而且「不斷進步」,不信?看看以下情境吧!

「話說有間學校,有一堆富經驗的老師,閒時都在教員室高聲及興奮地展示最新新買 iPhone Apple Watch 的型號及功能,互相交流影相、親子、旅遊、投資等各類 apps 資訊;

StockSnap / Pixabay

而同一堆老師,在學校教師發展日討論電子學習時,卻茫茫然般,自居「電腦白痴」,說「不知如何開展?」,「IT 組支援不足」云云。

(如有雷同,實屬巧合)」

以上故事,相信在香港的學校絕不陌生,其實今天新晉教師已是Digital Native 一代;有經驗老師亦在智能電話年代,亦已身為父母,一定購買及學習使用不少先進數碼產品,為子女及家庭拍攝生活片段,透過社交網絡分享,這些數碼知識及技術皆可以輕易轉移至教學上。

香港教師在數碼知識表現固然合格有餘,問題是:「他們是否願意將數碼知識及技術,從個人及家庭層面,轉化至應用於教學上,讓自己的教師專業與時並進?與家同步?」

從「不足一半教師在數碼知識方面表現合格」這些調查表面結果,精靈的讀者應該明白問題的核心究竟在那裡。

“Where there is a will, there is a way.”
獻給每間學校總有幾個「戴 Apple watch」 又自謙「電腦白痴」的教育同工,共勉之!

如果大家對「不足一半教師在數碼知識方面表現合格」有何意見,歡迎留言。

* Source: http://www.fujitsu.com/hk/about/resources/news/press-releases/chi/2017/1211.html

電子學習前線系列eLearning in HK (9) – 數碼公民

觀乎教育局和我們校本的電子學習策略,有沒有具備以下的四個範疇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