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eve Jobs 與 ICT教育系列(12) – [字型教主] 我們都欠了喬布斯一句道謝

1. 喬布斯幫助我們優雅地寫作

喬布斯W 2011年去世後,這些年來,iGardener 老師聽了不少人對 Steve Jobs 的種種讚譽中,然而總覺若有所失,發覺喬布斯有一個貢獻,往往被世人忽略,就是:

喬布斯幫助我們優雅地寫作。

喬布斯是第一個將真正的字型(註:英文 font,有教科書譯作「字體」,本文不另作解說)選擇權帶給人類的科技人,從而賦權我們以數碼方式表達自己的情感、清晰度和多樣性,一言概之:

Steve Jobs 令人人成為「字型之神」。

2. 喬布斯解放了「執字粒」特權

當然,像所有 Apple 電子產品一樣,Steve Jobs 並沒有發明字型(相反在德國1440年代時, Johannes Gutenberg 雕刻第一個字母時,可能更有資格被稱為「字型發明家」),然而就像 20世紀80年代初他如何看個人電腦一樣,喬布斯比其他人更早意識到字型的價值,霎時間,我們可以不再依賴專業的印刷廠、打印機、平面設計師和那些不見天日的「執字粒師傅」。

3. 喬布斯又欠誰人一句 「Thank you」呢?

喬布斯曾經「歸功」於那些使他在 Oregon 州 Portland 市的 Reed College 學費高得難以負擔的人,他說他當年退學,是為了慳他的父母的棺材本,世事如棋乃在於,如果他當年沒有退學,他可能就沒有機會體驗書法(calligraphy)之美 。

他在 2005年對 Stanford 大學學生的經典畢業禮演講中,回憶說:

「在整個大學校園裡面,
每張海報、
每個櫃桶上的
每個標籤,
都是精美的手寫書法。」

因此,在他退學回復自由身之後,他決定參加書法藝術的課程。

4. 書法、美學、Macintosh

「我學習了有襯線(Serif)字型和無襯線(Sans-serif)字型,
瞭解了不同字母組合之間的空間大小,
瞭解了什麼是偉大的字體設計。
它是美麗的、歷史的、藝術上微妙的,
是科學無法捕捉的,
我覺得它很迷人。」

當時,這位輟學學生以為,他所學到的東西,在他的生活中幾乎找不到實際應用。但離開大學10年後,奇妙的事情發生了,喬布斯在設計第一台 Macintosh 電腦時,加入了前所未有的功能-豐富的字型選擇。

最初為了減低成本,他聘請設計師 Susan Kare 日起設計了新的點陣式 (bitmap)字型,還有一系列的字型大小及格式供用家選擇。

5. Macintosh 字型命名之謎

原本想法是以 Kare 長大的地方附近的費城火車路線上的車站命名新的點陣字型,後來喬布斯選擇了他喜愛的城市名表達容易理解的概念,例如:

倫敦、芝加哥、日內瓦、多倫多、威尼斯、洛杉磯和舊金山(見下圖)
(London, Chicago, Geneva, Toronto, Venice, Los Angeles, and San Francisco)

以喬布斯選喜愛的城市命名的點陣 (bitmap)字型

這些命名還有一個好處,那就是反映這些城市的印刷特色,例如,倫敦代表一種老派的有襯線的 「黑字」感覺,作家狄更斯可能會喜歡這種感覺;威尼斯代表一種藝術性的字型感覺;日內瓦則代表一種更「硬淨」的瑞士無襯線的外觀;最後最「騎呢」的,基於未能證實的原因,舊金山字型似是從報紙上撕下來的古怪字母組成的,像一張贖金字條。後來更多我們熟悉的字型名字陸續加入,包括 Times New Roman 和 Helvetica。

6. 字型解放,人人都是印刷廠

再說世事如棋,從此人類與字母和字型的關係,產生了震憾性的轉變,喬布斯的這一項創新,令「字型」由以前只限於設計和印刷行業的專業詞彙,成為每個電腦用家溝通的日常用語。

現在我們已經不容易找到喬布斯的初代點陣式字型了,這也許是好事,因它們當年的像素粗糙得「起晒格」,操作也很麻煩。題外話,記得蘋果公司在早期宣傳廣告中使用的字型,例如「Think Different」嗎?它是古老的 Garamond 的現代版本,一種16世紀的法國風格。

在1984年的Macintosh之前,我們要在電腦上改變字型簡直是「太空科技」。

大多數舊的文字處理軟件(例如 iGardener 老師寫論文用的 Wordstar 及 WordPerfect)只在一個綠色屏幕上的一個沉悶介面,想要斜體字?你都要「求神拜佛」,希望打印機能夠支援。

WordPerfect for DOS

Macintosh 面世之後,我們只需要隨便選取一些字符,就可以很快變成現實中所見到的樣式,IBM 的 OS2 (見下圖)和微軟的 Windows 當然很快就複製蘋果的領先優勢,而打印機廠開始在市場上推銷打印機(其實當時打印機是一個新概念),不僅是速度 (ppm),而且是其內置字型如何豐富。

7. 今天我,追趕過去的創新?

80年代 Steve Jobs 的 Macintosh 電腦帶來很多創新(記住他沒有發明)的意念,反觀今天當我們每年期待新推出的 iPhone 或新的 Kindle 時,有沒有留意這些流動產品內可選擇的字型有多「hea」?iPhone 電話內的 Note 筆記應用程序只有三個選擇;Kindle 雖有更多的選擇,但都是止於個位數而已,我們不禁感嘆,今天的 Tim Cook 及 Jeff Bezo 要追趕過去80年代的創新,路有多遠?

iGardener 老師亦反思,在今天流動電子產品盲目追求更短週期、更小體積、更多功能的競賽中,喬布斯在近30年前對字型及科技美學的熱情和樂趣,會不會已經慢慢失落,回不了頭?

[訂閱支持] 請各位朋友訂閲及分享,支持 iGarden edtech Blog

在香港、臺灣、馬來西亞、歐美華文地區,iGarden 是鳳毛麟角、碩果僅存, 22 年的電腦科及電子學習網站,只因「有您支持,有我堅持」。

希望香港、臺灣、馬來西亞、歐美的朋友支持 iGardener 老師,訂閱 iGarden 的各 edtech 教學平台,包括:

懇請花點時間 S.L.S.:

  • S – 訂閱 (Subscribe)
  • L – 讚文(Like)
  • S – 分享文章(Share)

繼續支持 iGarden edTech Blog

疫症轉眼已逾兩載,無論您身處何方,

大家都是地球村公民,當面對甚麼難關,請緊記:

We are just a call / e-mail / text and a prayer away!

Source: brainyquote.com

謹祝 各華文教育同仁身體健康、思路敏捷、守望相助!

Слава Україні! 🇺🇦

Swift recovery 世界 🌍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